用户名: 密 码: 保存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茶文化专题 >> 茶与文化 >> 内容

[问茶虎丘之一]剑池,花冢,第三泉

时间:2010-5-19 11:17:21 点击:3426

  核心提示:剑池,花冢,第三泉 大茶 苏州虎丘为江南著名古茶山,剑池、憨憨泉以及素称“天下第三”的古井石泉,无不各擅其美,而茉莉“香魂茶”的传说,还蕴涵着一段百转千回的情殇往事。 剑池相传为春秋末期吴王阖闾的墓穴和藏剑之冢,千百年来,留下过许多古老而神秘的传闻,惹人追思。剑池是苏州虎丘之“画眼”,也是游人如织的...

剑池,花冢,第三泉
大茶

    苏州虎丘为江南著名古茶山,剑池、憨憨泉以及素称“天下第三”的古井石泉,无不各擅其美,而茉莉“香魂茶”的传说,还蕴涵着一段百转千回的情殇往事。

    剑池相传为春秋末期吴王阖闾的墓穴和藏剑之冢,千百年来,留下过许多古老而神秘的传闻,惹人追思。剑池是苏州虎丘之“画眼”,也是游人如织的热闹之地。

    剑池幽邃,双崖壁立,巨石叠嶂,中涵飞泉冷瀑,阴韵袭人。池畔若刀劈剑削而成的岩壁上,镌刻着历代文人墨客琳琅满目的题咏。有两个数尺高的红色鹅头篆字“剑池”,仿佛“屋漏痕”般逶迤,据说是元周伯琦所书。东边“风壑云泉”蓝色擘书传为“宋四家”之米芾手笔,但书体乱头粗服,虽然厚朴雄浑,却少了米芾“刷”字的险峻泼辣气势,不像。其他如小篆“泠然”,古隶“高山流水”等石刻亦很多,不胜枚举。

    剑池之水如今并不清澈,若非飞瀑激荡,以及涌泉汩汩,简直就是一潭发绿的浑水。摇曳成簇的红鲤鱼在池中纠缠,却也印证了“水太清无鱼”的老话。

    傍水流而行,外面是一浑然天成的盆地。二仙亭旁,四个红色榜书遒劲浑圆,颇有颜家风范,原来是“虎丘剑池”。附近的摩崖石刻更是触目皆是,有千人坐、虎丘、可中亭等。流水汇集处,是一泓圆池,水中央还有“顽石点头”奇景。

    东南山坡上,有一处宽敞的平台,据说是兵圣孙武的练兵场。附近还筑有一亭,有现代张爱萍将军题额并书碑记载那段往事。千人石南面古道边,则是孤影独立的唐代名姬“真娘墓”,不知为什么,每每触及此类情景总是不忍多看,尽管墓碑上那几个真气淋漓的楷书大字是如此令人震撼。

    也许是“红颜自古多薄命”,墓主真娘生前的情殇故事简直是凄美欲绝。香山居士这样写道:“真娘墓,虎邱道,不识真娘镜中面,唯见真娘墓头草。霜摧桃李风折莲,真娘死时犹少年。脂肤荑手不牢固,世间尤物难留连。难留连,易消歇;塞北花,江南雪。”

    虎丘其地,除了历史上一度名闻海内的虎丘茶外,还特产一种奇异的茉莉花茶,且和真娘有着莫大的渊源。据说奇女子真娘香消玉殒,埋骨“花冢”后,一缕芳魂经久不散并最终依附于茉莉花上,从此,清淡无味的茉莉逐渐幽芬四溢。虎丘周边的茶农发现这一奇特的现象后,便以真娘“幻化”而成的茉莉窨制茶叶,故茉莉花茶又称“香魂茶”。

    剑池有“剑冢”,剑花飞扬隔空直指处,竟然又有“花冢”,这也许是上苍赋予的某种巧合。继白居易等诗客后,吴人谭铢又写下《七绝》:“虎邱山下冢累累,松柏萧条尽可悲。何事世人偏重色,真娘墓上独题诗。”

    名山多名泉,虎丘也不例外。进山时,在拥翠山庄东侧的“海不扬波”亭前,曾发现一口古井,名为“憨憨泉”(一名海涌泉)。相传远在梁时(502-557年),为憨憨尊者所鉴,可惜不知为何,此泉现在已经被封闭了。

    虎丘最著名的水品,莫过于被誉为“天下第三”的石泉(又称陆羽井、观音泉),此泉位于古石观音殿西北侧,在一处深邃的沟壑之中。据载,茶圣陆羽与虎丘渊源至深,他曾三次游历虎丘,并写有《虎丘山记》,晚年还一度小隐虎丘,开凿石井灌溉茶树,山北陆羽楼遗址即为其当年寓所。张又新《煎茶水记》云:“苏州虎丘寺石泉水第三”。从此,“第三泉”名扬天下。

    穿过题有“第三泉”的门洞溯源而上,首先可以看到南侧的花岗岩壁,有一块勒刻石泉由来的现代版碑文:“唐代茶圣陆羽评品此泉,水质甘洌,味甜醇厚,为天下第三而名……”其实,据文献记载,此第三是《水记》中的刘伯刍所评,而张又新假陆羽之口的品鉴结果为第五名。《夷门广牍》载:“虎丘石泉,旧居第三,渐品第五。以石泉渟泓,皆雨泽之积,渗窦之潢也。”当然,对于景区而言,“拔高”是可以理解的,但吾辈学茶者不可不察。

    第三泉的北侧岩壁,形似千仞悬崖,摩崖石刻蔚然大观。举目瞻仰,当以直书“第三泉”气势最为凝重雄浑,右边的横书“铁华岩”取自苏轼“铁华绣崖壁”诗意,也是大气凛然。邻近还有字形较小,竖行排列的“第三泉”墨迹,则是茶圣故里竟陵(今湖北天门)名士所题。此外,诸如汲清、品泉之类的小题刻亦相映成趣。

    往上攀缘,是横跨深涧的三泉亭,匾额上的篆书出自邓云乡手笔。而第三泉西门洞上的题额系山水画大家陆俨少遗墨。两者均题写于乙丑(1985年),再往外就是“云海深处”了。说来也巧,虎丘一地,以云命名的所在颇多,“云乡”二字可谓寓意双关,引人遐想。

    独自凭栏,俯视第三泉那泓泉源,有些怅然。也许是季节等原因,泉水颇浑浊,水色成了复合色,竟然映射出上空的飞檐树影来,可叹。本想汲些泉水来瀹茶的,见此情形,只好暂息茶念。于是,取出茶囊中的大佛龙井和开化龙顶,各掬了少许,轻舞飞扬,如缤纷落叶,洒入第三泉。

    天为盖,地为瓯,云泉瀹大茗。一为缅怀羽仙,二为祈求龙王,愿一双名茶联袂化作双龙,让第三泉纯净如初,圣水复清。

    原载《中华合作时报》(2008年1月1日《茶周刊》,署笔名“佛见笑”)
 
 

作者:大茶 录入:大茶 
  • 江苏省茶文化网(www.jstea.org) © 201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主办:江苏省茶文化学会 苏ICP备11028154号